从被抢到被裁 辅导老师有多难?_机构

从被抢到被裁 辅导老师有多难?_机构
从被抢到被裁 辅导老师有多难? 导语 去年疫情之下,在线教育迎来高光时刻,用户规模呈爆发式增长,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这些用户,辅导老师成为各家在线教育机构亟需补充的岗位。然而一年之后,在线教育突然变天,严格的监管政策下,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收缩,在线教育机构裁员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其中辅导老师首当其冲。 一、疫情下在线教育爆发 辅导老师一度被争抢 虽然在线教育辅导老师不像名师一样自带光环,但是他们作为和学生、家长紧密连接的角色,在在线教育快速爆红的时间里,为机构的扩张承担了不容忽略的职责。 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持续接收、回复家长和学生的消息,辅导老师真正架起了在线教育机构与用户之间沟通的桥梁。辅导功课、运营社群、推动续报……身兼多职的辅导老师虽然在在线教育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角色定位的不清晰也经常让他们的身份受到质疑。终于,随着在线教育的推广与普及,去年,辅导老师这一岗位有了更加正式的称呼。 去年7月,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其中包括在线学习服务师,即运用数字化学习平台(工具),为学习者提供个性、精准、及时、有效的学习规划、学习指导、支持服务和评价反馈的人员。 而随着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认知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人愿意选择在线学习的模式。面对巨大的市场潜力,在线教育机构在抢占市场规模上大费心力。辅导老师作为在线直播课,尤其是双师大班课的标配,其数量与质量直接影响着在线教育机构的产能。因此,抢夺更多的辅导老师也成为许多在线教育机构,尤其是头部机构大力推进的事情。 去年春季,在线教育开启“人海战”。疫情的灰霾中,许多行业都不得不缩招、裁员,在线教育则逆势而上,开始大规模抢夺人才。去年3月,猿辅导和作业帮先后表示面向社会开放超10000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辅导教学等职位。好未来也曾对外表示,2020年春招的辅导老师招聘量是上一年的10倍以上。 而后,在线教育规模持续扩大的趋势下,辅导老师的缺口更加明显。许多在线教育企业陆续在多个城市建立辅导老师基地,以增加辅导老师储备。经历了去年年末的融资高潮和今年年初的营销热浪后,2021年在线教育之争更加白热化看似是必然。为了给2021年暑期大战储备充足的辅导老师,在线教育企业在2021届校招中再次开放了大量辅导类岗位。 今年年初,作业帮开启的2021春季招聘提前批中便设置了辅导类专场,招聘岗位包括学习规划师和辅导老师,招聘地点覆盖西安、南京、合肥、长沙、重庆等十来个城市。高途同样在2021届春招中大量招聘辅导老师,涉及济南、南昌、太原、天津、南京、杭州、郑州、武汉、成都等地,且多地的辅导老师招聘均为急聘。此外,学而思网校、猿辅导、网易有道等也在多城招聘辅导老师。 对于在线教育尤其是双师大班课而言,辅导老师的作用不言而喻,但是繁杂的流水线工作和职业上升路径受限等现实因素,也导致这个岗位面临流失率过高的难题。建立辅导老师基地、扩大招聘规模,是在线教育机构保证辅导老师储备的便捷选择。不过,也正是因为辅导老师只是在线教育企业成本和效果妥协的结果,流程式、监督式的工作也相对容易实现或替代,所以一旦企业面临危机,辅导老师首先站在了淘汰边缘。 二、在线教育形势不明朗 辅导老师成裁员重灾区 半年前,辅导老师还是在线教育机构争抢的对象,半年后,他们却不得不面临失业的风险。 3月以来,政府部门对于在线教育的监管持续收紧,资本市场的态度也愈加谨慎,今年在线教育的暑期争夺注定不再似前两年般热闹,行业接下来的形势也尚不明朗。困境之下,一场在线教育裁员风波愈演愈烈,身居行业一线且规模庞大的辅导老师首当其冲。 即将毕业的梅莉从未想过自己还未入职就要面对失业。她原本拿到了某头部在线教育机构辅导老师岗位的offer,约定6月21日入职。但是6月1日,她突然接到HR的通知,告诉她无法正常入职。 其实除了这家公司外,梅莉还收获了其他几家公司的offer,但考虑到在线教育的风口以及公司的规模、前景,她更倾向于加入这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不过,没过多久形势就发生了变化,在线教育机构接连被通报批评、被处罚,严格的整顿下,在线教育的发展面临越来越多不确定性。 梅莉感叹,“虽然HR说是因为疫情影响,公司岗位有调整,但我们都明白其实是在线教育受到监管了。现在在线教育机构裁员传闻不断,我们这些还没正式入职的新人就更不可能让进了。” 像梅莉这样接受了offer,签了三方协议,却突然面临机构毁约的应届毕业生不在少数。王倩也是其中之一。“应聘的时候,公司告诉我们不管有没有教师资格证都可以入职当辅导老师。但是最近HR突然通知说有教师资格证的人可以正常入职,没有教师资格证的要再等通知。”临近毕业,已经拒绝其他家offer的王倩住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出租屋里一边等这家在线大班课机构的通知,一边寻找其他的工作机会。 张一洁也陷入了类似两难的局面,原本她六月就要入职了,但是前不久接到HR的电话通知六月入不了职,要等到九月。她跟HR确认,是不是九月就能如期入职。HR没有给她明确的回复,失落的她也只能再重新规划自己的安排。 高薪是吸引应届毕业生选择在线教育行业的主要原因,但是这一轮毁约风波也着实让他们措手不及。事实上,不仅大批尚未入职的应届毕业生面临被动局面,在线教育裁员潮下,已经在职的辅导老师也处境艰难。 据一位某头部在线大班课机构的辅导老师透露,公司这一轮裁员风波下,和他同批入职的几十位辅导老师中,最终留下来的大概不到10%。“公司也没有给出具体的原因,直接和我们沟通了离职事宜,协商一致后我们就签了离职协议书。” 也有4月刚入职的辅导老师透露,她入职才一个多月,就经历了公司的裁员潮,“我们这批人里大部分都被辞退了,有些是因为考试没有达到80分,还有像我这种还没正式入组的也直接被辞退了。 过去几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充足的辅导老师储备成为机构能够实现快速扩张的重要保障。但是辅导老师身份定位的尴尬、职业通道狭窄以及流失率高等难题却并未随着市场和技术的发展有明显改善,数以万计的辅导老师规模也恰恰透露出当前大多教育企业并未摆脱人力密集的现状。面对这一轮的行业动荡,在线教育企业或许更应该需要思考如何实现长远发展,反思如何在规范的前提下,真正用科技赋能教育,优化社群运营和续费转化等环节,提升教学与服务的质量。 (文中梅莉、王倩、张一洁等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